一早睜眼醒來,還賴在床上時就會聽到雨聲滴答滴答的滴落個不停。

起床,過了一會兒居然太陽高照,一片晴空萬里

又一閃神,才一下下不去注意天氣的事,天空忽然就完全的壟罩在烏雲密佈的西北雨中

這種時而大晴時而西北大雨的天候著實讓人懊惱,

或乾脆就一整天陰雨綿綿的也擾的人情緒十分低落

都過了清明雨紛紛的時節了,陰雨的天氣落映到思想起的故去親人

,雖不到欲斷魂但是也是心憂憂啊!



前些日回鄉下去看望一下娘家的老父母,

偌大的庭院內兩棟的鄉村別墅,現在只剩下住了三個人而已,

平常日子大嫂出門上班,就只有二老在家白天靜謐的沒啥人聲,夜裡趁早就一片的漆黑暗囿,

善愁感性的老爸對我說:真的是寂寞的快哭出來了!

我爸家這一房是這樣的情形,僻鄰而居的原本是他的兄長一家

兩位堂兄沒人回來和他們的母親同住,我的伯父又已經先世多年,

於是原本獨居的孤單老人的大屋子在3月初伯母因疾病驟逝後,

馬上就變成日夜都大門深鎖的空屋了。

雖然歲月對於人們的生命進程都有其定數,但見親人漸次凋零,

原本回娘家時都還會看到至少那空曠的屋裡還有一個老人留守著,

那天回娘家去時,猛然瞥見隔壁落寞的宅院,心理不免感傷了起來

步入哀樂中年的我就已經這樣時而會觸景傷情了,

那更何況是我爸媽他們和伯母是在同一世代的人,

老人家容易憂鬱而情緒低落,徒嘆歲月奈何,那更是更更傷感了啊!!




其實在過年前不久才因為堂嫂兒子的婚宴就辦在我家附近的餐廳,

因此我媽媽和她的大嫂,也就是我的這個伯母

這兩個十幾年來都一直心裡有嫌隙而互不往來,既使是住在同一個院落裡

,也不曾好好說過話的老妯娌,好不容易因為參加後輩的婚禮的關係,

在我家客廳才有一個大和解,開始對話了。

雖然,伶牙俐齒的伯母,依然左刮右削的時常要在口頭上尖酸的佔便宜。

蠻憨鈍口的我的娘,還是很容易的處處吃悶虧,但是,總是好事一樁啦,

都已經七老八十了,管它是吃虧還是佔便宜,人生苦短,歲月飛梭,

老家才只剩幾個人了,我們都覺得這樣也算圓滿結局,免去遺憾。




想不到才幾個月的時間,伯母一去醫院檢查就已經是癌症末期了,

過了還沒有一星期就因為急性腎衰竭病逝。

我爸媽當時因為人在緬甸探親,沒能趕上見她最後一面。

聽說我媽每天都想到她就非常戲劇性的嚎啕大哭也不管有沒有機位可以回來,

為了能送她最後一程,兩個老人還大費周章的急迫的千里迢迢的轉機回來。



凡事斤斤計較利益的伯母就是個厲害的角色,說話尖酸刻薄我是從小就印象深刻的領受過了

既使長大了、嫁人了我還是很怕她,每次回娘家時都盡可能躲她遠點,怕到不敢隨便跟她對話,

她就是有能耐只要一出口,一對眼就能傷你的那種人,

話鋒如刀,直接就掐著你的脖子,一針刺中你的要害。

年輕的我有時候也會尖牙利齒的回頂個幾次,但,我真的怕死她了!

我都那樣了,更何況,憨直如我媽者,當然不是她的對手。

可以說我媽是從年輕就被她大嫂欺負到老的小嬸角色,我都還記得前不久被壓擠的很累慘的我媽,

咬牙切齒發狠勁的嘮叨:「真的!到死我也不會開口先叫她!」




死者為大,匆匆一輩子就像春花夢露,也沒啥好計較的,

喪禮上,我依然循著鄉下的習俗跟著花車孝女白琴一路跪爬著繞一圈她的棺柩向她告別,

在擴音麥克風的商業哭調仔中,白頭巾孝喪服底下其實我真的只有感傷,居然掉不出來一顆眼淚來。

我有偷偷的觀察,在伯母的告別式上哭的最傷心眼淚掉最多的人

,恐怕就是伯母這一世人欺負最深的她這個小嬸

─ ──我的媽。

有一種情況就會這樣,根本上我媽就是被她這老嫂子早就「壓落底」的人了!!

有一種情況是觸景商情,老大人眼見同輩人漸來漸少,想到前塵往事不免心有戚戚焉了!




清明節後不久我回鄉下探望我爸媽,在回程的路上忽然的想到了剛剛喪母的二堂哥,

心生感傷,於是發了一則簡信問候他

同為出外遊子的我們,假日也會因為回鄉下探親偶而相遇上了,寒喧往來一番的

往後要想在家鄉遇到他可就是很難得了吧。俗話有說「爹死路遙,娘亡路斷」阿

這回鄉之路在遊子的心中,好像再也沒有了重點了。

看不出來也會文縐縐發文的陽剛硬漢馬回傳了簡信一則給我: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在此陰霾綿與的季節裡,確實讓人有無限感傷

,雖老家中一草一木依舊,但人事已非,感嘆人世滄桑阿!」




這個星期假日妹妹在台中預定了高檔的日式料理,我們好不容易邀請爸媽和溪仔尾的表弟妹們上來

,準備來個歡樂家族聚餐並且補請母親節慶祝大餐。

也一併邀請他們夫妻出來吃個飯。

我跟堂哥說:我的爸媽也讓你作爸媽吧,最近爸爸種的甜蜜蜜鳳梨正在豐收喔,得空就回來吃囉!



 ~~~~~~~~~~~~~~~~~~~~~~~~~~~~~~~~~~~~~~~~~~~~~~~~~~~~~~~~~~~~

後記:

       昨天下午我好不容易完成了這一篇文,然後在沙發上小憩瞇一下。想不到做了一個夢。

是在告別式的場景,也不確定是誰的喪禮,就在一片白色的喪服中。

我在文章中不是寫了我從頭到尾不曾為我的伯母掉下一滴眼淚嗎?

夢中我意識清醒但是卻不由自主的直撲的就要跪趴到死者身邊,

心理面非常的抗拒,感覺得非比尋常的恐怖,身體突然漸漸的向下墜入了無底的深淵旋渦中沈淪

在夢中我知道是夢,居然一邊就氣定神閒的升起「耶穌救我!耶穌救我‧‧‧‧」的默念

並且知道惡夢會過去,一定會沒事醒來。

一頓。果然悠悠醒轉。



><!

真是夠了喔!我也沒有很過份的寫我伯母的壞話阿,只稍稍的舒解一下嚥氣而已ㄟ!?

重點只是想要疼惜一下我的媽媽,如此而已啊!

果然,我伯母是厲害角色,就算死了,其精神影響仍在,說不得嘴的。

『還不閉嘴』,快逃!!!‧‧‧‧^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華容道 的頭像
華容道

華容道

華容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
  • 好久不見~

    當人放下仇恨,原諒傷害他的人時
    那種解放,是千軍萬馬擋不住的

    人生就那麼一回事
    多陪陪父母親是對的。
  • 謝謝。

    華容道 於 2012/05/30 11:41 回覆